Thursday, August 4, 2011

主在凌晨对我祷告生活的操练(一)

我的祷告生活是主帮我操练来的,祂从以前就操练我半夜起床祷告。十年前,在我还在马来西亚念书时,那时我刚信主不久,主就开始常常用我可听得到的声音叫我:「起床!祷告!」「起来!祷告!」刚开始祂很怜悯我的软弱,早上五点多才叫我起床,那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主,祢不要叫我吧!我还想睡觉,我很困!」我不肯起床。一两个晚上以后,有一次大约凌晨五点多,圣灵又来我耳边叫我,很清晰的人声:「起来!祷告了!」我实在太困,不肯起来,结果当祂叫我第三次我仍没有反应时,我的屁股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我生气地跳起来,以为是我先生打我,结果才想起我先生已经回国了,我一个人睡觉,这时我完全清醒了,一点睡意也没有,「到时间祷告了!」就像一个慈父,这声音竟然不是从心里来的,而是耳边听得见得,于是我开始祷告,虽然那时我不知道要祷告什么。之后渐渐地,当祂叫我时,虽然当时主还是得叫我好几回,我开始愿意起床,因为怕挨巴掌,总是想起那天的经历。我对主说:「好好好!不要打我,我起来祷告!」



这样经过了几年的操练,圣灵开始训练我更难的部份:祂提早至凌晨三、四点叫我起床。凌晨五、六点起床还好,天已大致亮了,我也睡得差不多,但凌晨三、四点要起床就难了,然而每一次主叫我,我就变得没有睡意,能够翻下床边跪在地上开始祷告,因为我如果不这么做,我的心就会因著我不顺服祂要求我做的事,而被主搅动得非常乱,心里翻腾得无法入睡,许多次的祷告中,会有图片悬挂在空中,那时并没有人教导我,那叫异像,我以为是我在半梦半醒间也能做梦(我甚至取笑我自己,称那为白日梦),所看见的,有认识的人,或事,或教会,甚至是没有见过的脸孔和人、城市等,因为没有人教导,又害羞怕人取笑我。我默默地将这种训练悄悄藏在心里,也不敢对人分享。

有一次更奇妙,我记得是在2005年7月的一个晚上, 那时我已经入睡,突然醒起,因为听见神在唤我,打开眼,四周黑漆漆的,又闭上眼,听见声音又唤我,于是又打开眼,还是黑漆漆的,再闭眼,圣灵清晰地唤我,是微小的声音,他在锻炼我对他声音的敏锐能力,和以前听见的声音不一样,(我那时还没有能完全区分,天父的声音,基督耶稣的声音和圣灵的声音,直到后来遇见,我统统称为主的声音)看表是半夜二点,于是我心里祷告「神啊!你要孩子做什么?」于是听见有人在讲圣经经节,我开始怀疑听错了,因为声音没有从外面来,而是从我里面来,我的脑子还在盘算着、想着:「起来喝杯水,看看冰箱有没有吃的,什么人钻到我里面去了,啊,我不会遇见不干净的东西吧?」室内突然清晰明亮起来,虽然满脑子胡思乱想,一道清晰的心思切入我的心,告诉我,「孩子,是我」。将其它的思维干净地过滤掉。原来是圣灵与我说话,我就安静下来,仔细倾听这个声音,很明显我的脑子并没有活动的强电波,声音开始讲一篇讲章,这次,主叫我起床,祂不是叫我祷告,而是叫我背一篇祂亲口讲述的讲章。我问祂我须不须要写下来,祂说不用,祂要求我,祂说一句,我重覆祂的话背诵一句,一直到凌晨三点半。

那大约是一篇半小时的见证讲章,奇妙的是,我竟能一字不差的记下来,当祂要我背诵时,祂同时也赐我智慧和记忆来记下祂的话。


那一次的见证分享很奇妙,当我说完主要我背诵的讲章,台下很多人觉得扎心,他们和我分享,主透过那篇讯息和他们说话。有一位姐妹,在第二个星期日遇见我,说,她知道主正在对她说话,她因为这篇见证信息三个夜晚无法入睡,她就悔改。主让我分享的是我在那段时间,祂带我去看地狱景况的部份见证,内容说到的是:「你们那蒙了光照、尝过天恩滋味的人、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却徧徧在事情上跌倒,所受的比那些不信的人更重。」(原经文:【来6】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来6:11】我们愿你们各人都显出这样的殷勤,使你们有满足的指望,一直到底。并且不懈怠。总要效法那些凭信心和忍耐承受应许的人。)

这其实是一篇很严厉的讯息,会众觉得很扎心,对我也是极大的警戒。这次的经歴很特别,我才知道主要透过这篇讯息大大作工,讚美主!



我发现圣灵训练我们是从简到难,祂不会从难的开始训练我们。到最后祂甚至训练我在梦里可以为某个地方来祷告,祂使我的灵在睡梦里可以为他人祷告。起初我以为这比之前起床祷告更容易,其实不是,那是更进一步的操练,如此以来,即使我的身体在睡眠的状态,神也能够使我的灵被兴起,不受任何地域限制,在梦里到要去的地方为人祷告。

有一次在我搬来多伦多后,圣灵给我另一个更特别的训练,祂把我从睡梦中叫起,虽然那时我的身体仍躺著,但我可以确定我的意识知道我的灵是清醒的,祂要我去一个国家为那国家祷告。圣灵要带我飞跃从一个城到另一个城,那是一个是像回教的城市,我对圣灵说:「那个地方太远了,我感觉我来回的时间会不够。」圣灵就对我说:「你跟著我学一个灵里的翻跟斗动作。」这样的操练可以使灵在睡梦中去到想去的特定地方,那时我们在一个有圆形白顶如清真寺的城市,我们站立在西半球的一座城,圣灵要我看著祂翻,祂一翻就翻到了东半球要去的地方。我看祂翻得很容易,但我觉得太难,我作不来,因为我自己翻了两次都失败了,(只能作180度的翻转,而非360度,我意识上是如此领受的)。灵在运动时,有时我觉得我的灵很沉,想飞起来却起不来,只有在灵轻省时,才可以在空中自由行走。于是圣灵拉著我的手,和我一起翻跟斗,结果一下子就翻到了指定的一个回教国城市。圣灵就对我说:「现在你学会如何在灵里做事了,如此你就可以很容易地去你要去的地方祷告。」



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初级的训练,经过这个训练之后,我才可以在往后的日子里,当我在地面祷告时,进到主的施恩座里去,这是一个灵里的运动。我是如此经过一段时间被主的操练,才能进入灵里祷告的状态,不是天生就会。从前圣灵对我的各种操练都不是白费没有作用的,各样的基本训练,都是为了要预备后面更深的祷告服事。感谢神!

EC

(以上只是圣灵对我个人的带领和见证,我并不觉得会适用每一位,因为我们的神是奇妙和能与他建立个人亲密关系的神,我也看见过,有一些牧者神自然就赐予各样的恩赐。)

=========================================
(繁體中文)

主在凌晨對我禱告生活的操練(一)

我的禱告生活是主幫我操練來的,祂從以前就操練我半夜起床禱告。十年前,在我還在馬來西亞念書時,那時我剛信主不久,主就開始常常用我可聽得到的聲音叫我:「起床!禱告!」「起來!禱告!」剛開始祂很憐憫我的軟弱,早上五點多才叫我起床,那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主,禰不要叫我吧!我還想睡覺,我很困!」我不肯起床。一兩個晚上以後,有一次大約凌晨五點多,聖靈又來我耳邊叫我,很清晰的人聲:「起來!禱告了!」我實在太困,不肯起來,結果當祂叫我第三次我仍沒有反應時,我的屁股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我生氣地跳起來,以為是我先生打我,結果才想起我先生已經回國了,我一個人睡覺,這時我完全清醒了,一點睡意也沒有,「到時間禱告了!」就像一個慈父,這聲音竟然不是從心裡來的,而是耳邊聽得見得,於是我開始禱告,雖然那時我不知道要禱告甚麼。之後漸漸地,當祂叫我時,雖然當時主還是得叫我好幾回,我開始願意起床,因為怕挨巴掌,總是想起那天的經歷。我對主說:「好好好!不要打我,我起來禱告!」


這樣經過了幾年的操練,聖靈開始訓練我更難的部份:祂提早至凌晨三、四點叫我起床。凌晨五、六點起床還好,天已大致亮了,我也睡得差不多,但凌晨三、四點要起床就難了,然而每一次主叫我,我就變得沒有睡意,能夠翻下床邊跪在地上開始禱告,因為我如果不這麼做,我的心就會因著我不順服祂要求我做的事,而被主攪動得非常亂,心裡翻騰得無法入睡,許多次的禱告中,會有圖片懸掛在空中,那時並沒有人教導我,那叫異像,我以為是我在半夢半醒間也能做夢(我甚至取笑我自己,稱那為白日夢),所看見的,有認識的人,或事,或教會,甚至是沒有見過的臉孔和人、城市等,因為沒有人教導,又害羞怕人取笑我。我默默地將這種訓練悄悄藏在心裡,也不敢對人分享。

有一次更奇妙,我記得是在2005年7月的一個晚上, 那時我已經入睡,突然醒起,因為聽見神在喚我,打開眼,四周黑漆漆的,又閉上眼,聽見聲音又喚我,於是又打開眼,還是黑漆漆的,再閉眼,聖靈清晰地喚我,是微小的聲音,他在鍛煉我對他聲音的敏銳能力,和以前聽見的聲音不一樣,(我那時還沒有能完全區分,天父的聲音,基督耶穌的聲音和聖靈的聲音,直到後來遇見,我統統稱為主的聲音)看表是半夜二點,於是我心裡禱告「神啊!你要孩子做甚麼?」於是聽見有人在講聖經經節,我開始懷疑聽錯了,因為聲音沒有從外面來,而是從我裡面來,我的腦子還在盤算著、想著:「起來喝杯水,看看冰箱有沒有吃的,甚麼人鑽到我裡面去了,啊,我不會遇見不乾淨的東西吧?」室內突然清晰明亮起來,雖然滿腦子胡思亂想,一道清晰的心思切入我的心,告訴我,「孩子,是我」。將其它的思維乾淨地過濾掉。原來是聖靈與我說話,我就安靜下來,仔細傾聽這個聲音,很明顯我的腦子並沒有活動的強電波,聲音開始講一篇講章,這次,主叫我起床,祂不是叫我禱告,而是叫我背一篇祂親口講述的講章。我問祂我須不須要寫下來,祂說不用,祂要求我,祂說一句,我重覆祂的話背誦一句,一直到凌晨三點半。

那大約是一篇半小時的見證講章,奇妙的是,我竟能一字不差的記下來,當祂要我背誦時,祂同時也賜我智慧和記憶來記下祂的話。


那一次的見證分享很奇妙,當我說完主要我背誦的講章,台下很多人覺得扎心,他們和我分享,主透過那篇訊息和他們說話。有一位姐妹,在第二個星期日遇見我,說,她知道主正在對她說話,她因為這篇見證信息三個夜晚無法入睡,她就悔改。主讓我分享的是我在那段時間,祂帶我去看地獄景況的部份見證,內容說到的是:「你們那蒙了光照、嘗過天恩滋味的人、又於聖靈有分,並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卻徧徧在事情上跌倒,所受的比那些不信的人更重。」(原經文:【來6】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於聖靈有分,並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來6:11】我們願你們各人都顯出這樣的殷勤,使你們有滿足的指望,一直到底。並且不懈怠。總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

這其實是一篇很嚴厲的訊息,會眾覺得很扎心,對我也是極大的警戒。這次的經歴很特別,我才知道主要透過這篇訊息大大作工,讚美主!

我發現聖靈訓練我們是從簡到難,祂不會從難的開始訓練我們。到最後祂甚至訓練我在夢裡可以為某個地方來禱告,祂使我的靈在睡夢裡可以為他人禱告。起初我以為這比之前起床禱告更容易,其實不是,那是更進一步的操練,如此以來,即使我的身體在睡眠的狀態,神也能夠使我的靈被興起,不受任何地域限制,在夢裡到要去的地方為人禱告。

有一次在我搬來多倫多後,聖靈給我另一個更特別的訓練,祂把我從睡夢中叫起,雖然那時我的身體仍躺著,但我可以確定我的意識知道我的靈是清醒的,祂要我去一個國家為那國家禱告。聖靈要帶我飛躍從一個城到另一個城,那是一個是像回教的城市,我對聖靈說:「那個地方太遠了,我感覺我來回的時間會不夠。」聖靈就對我說:「你跟著我學一個靈裡的翻跟鬥動作。」這樣的操練可以使靈在睡夢中去到想去的特定地方,那時我們在一個有圓形白頂如清真寺的城市,我們站立在西半球的一座城,聖靈要我看著祂翻,祂一翻就翻到了東半球要去的地方。我看祂翻得很容易,但我覺得太難,我作不來,因為我自己翻了兩次都失敗了,(只能作180度的翻轉,而非360度,我意識上是如此領受的)。靈在運動時,有時我覺得我的靈很沈,想飛起來卻起不來,只有在靈輕省時,才可以在空中自由行走。於是聖靈拉著我的手,和我一起翻跟鬥,結果一下子就翻到了指定的一個回教國城市。聖靈就對我說:「現在你學會如何在靈裡做事了,如此你就可以很容易地去你要去的地方禱告。」



後來我才知道這只是初級的訓練,經過這個訓練之後,我才可以在往後的日子裡,當我在地面禱告時,進到主的施恩座裡去,這是一個靈裡的運動。我是如此經過一段時間被主的操練,才能進入靈裡禱告的狀態,不是天生就會。從前聖靈對我的各種操練都不是白費沒有作用的,各樣的基本訓練,都是為了要預備後面更深的禱告服事。感謝神!

EC

(以上只是聖靈對我個人的帶領和見證,我並不覺得會適用每一位,因為我們的神是奇妙和能與他建立個人親密關係的神,我也看見過,有一些牧者神自然就賜予各樣的恩賜。)

1 comment:

  1. well, dear Jesus, I have a request to file, when are you going to wake me up for prayer in the morning and train me how to pray in the Spirit? hope this request is not too wil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