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8

殿庭官 诞生始末


20183月,跟弟兄姐妹一起与一个国度服侍的先知吃饭。席间他看见开放的异象。神把在座5个弟兄姐妹在神国度里的服侍特质在一个异象里向他启示。异象是在一个皇宫里,每个人所做的事情,就是这个人服侍的位置。讲到我时,说我是在王身边安排事务的,比如谁要来见王,会到我这来告知是什么事情,然后我会协调安排,决定谁可以见王谁不可以见王,谁的事情需要优先安排接见等等,有把守、筛选的功用。当时我没有很在意这个异象预言,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

几个月后一天圣灵突然开启我,启示我从进入职场开始到现在所接触团体性人群的特点,就是无论在属事和属灵的团体中,我一进入都会迅速的到那个团队的Leader(领袖)身边。我进入事工服侍也是这样,从铁杖辖管列国第一站开始,我就很奇妙的迅速被带到名老师身边协助服侍一些事情,在此之前我跟名老师不熟悉也没有见过面。接着神带领我在事工一系列的服侍,我才明白了那个预言的意思。

拿到这个启示不久,有一天名老师讲她在异象中看见我在神国里其中一个属性是瓷器的花瓶,我当时很汗颜……花瓶(中看不中用吗?)。接着她解释花瓶有两个功用,瓷器的花瓶是可以摆放、也可以插花使用。摆放预表是会对外、对公众有展示,会接触到对外公众的事情。花瓶也可以插花就是功能上的使用,预表不仅仅是对外有接触,还有神命定的给我的功用来服侍。
感谢神,愿他的力量帮助我们,显明他在我们身上的功用,成为肢体,成就他的心意。

撰写和见证人:
Carina       7 / 20 / 2018

名老师个人专项代祷团领受 -- 见证

关于名老师个人专项代祷领袖见证及印证:

专项代祷领袖 --指挥使 (LF W)

我是2017年名老师浙江台州讲道,外宣认识老师,但是相信老师对我并没有印象,虽然我有去过老师房间送过水果,刚进房间神让我看到开眼异象:浑身金毛的狮子,毛很丰厚,金色发亮,很有威严,但是没有攻击性很和蔼非常温和友爱的那种,但是有威力让我不敢靠近,在3天聚会结束的晚上,我感觉有特别的事情发生,果然老师先呼召殉道者,然后说有看到关于名老师的异象的出来,我是10几位的一个,老师说了一段方言让大家领受异象,我看到老师穿着军装拿着机关枪在战场上,对面是狮子老虎,老师是一个人,但是老师看起来并不害怕,我领受老师需要代祷扶持,没有想到老师晚上就说呼召代祷者,我没有犹豫就响应了,记得当时心里非常激动。

在后来WDLY结束之后名老师呼召个人代祷者,我就参加了。下面是这段时间的一些领受,感受,见证:

感谢主整个过程像是一部连续剧,时间大概有一个多月,事情是这样的:
在参加WDLY战役之前神给我一个非常大的功课,以至于我想退出,那天跟名老师交通自己不想做营长的想法,老师说:你要祷告神,不然要被神打屁股的……,打屁股这句话把我吓到了,我就晚上跟神祷告,说自己的情况,像打报告一样的跟天父说我不想干了,您看着办吧。奇妙晚上神就一个异梦:说我在医院查出来刚刚怀孕一俩个月,心里非常忧愁,从医院出来后走在路上想:“我要把孩子打掉”后来就醒了。所以我在这里纠结很久,是离开呢还是不离开呢?孩子到底是打掉了,还是留下了,我就是觉得如果孩子还在,可能神就是要我留下来,可是这个梦就是梦了一半再没有下文……战役呢我也就这样上吧,虽然也请一些家人为我代祷,领受异象孩子还在,但是因为神没有再给梦中启示,我也就是顺服吧。
在战役结束后的一天,我在路上开车,圣灵突然跟我说:我要从你生一个事工。他说“事工”把我吓到了,因为我觉得末后事工是我接触的最大的事工,我想能跟上已经很感恩了,而且我因为个人一些环境的局限性(我每天要花大量时间打理生意,教会服侍也比较多。今年一直跟神祈求让我有全职服侍的机会,但是神一直没有回答我,我领受时间还没有到。)自己本身也不想担太多责任,所以我回答“不要了,太艰难,我没有能力”,但是他没有理我一直跟我讲一些别的,好像是一些将来的规划,我都以为是自己在臆想,没有留意,也忘记是什么了,就是听听就好我也没有当一回事,此事就这样过去了(这里有跟老师分享是否对我个人?还是与名老师有关?还需要再做查验)

以后的一天还是的几天做了一个梦(自己就是没有当一回事),梦见自己生了一个男婴,那个婴孩一生出来就撒了很大一泡尿,他很小是躺在床上的,就是一个很大的抛物线排到离他很远的地方,但并没有弄脏自己,衣服,床铺都是干净的,感觉他好像憋了好久好久一泡很大的尿,刚生出来就撒了,他很活泼光着屁股在不停的蹬脚,他非常非常小,很顽强又能动的样子。我非常虚弱,没有力气抱他,好像是刚生产完后需要休息,补充体力,我无能为力看着他,心里很欣慰,然后看到一位男士(感觉是黄菲老师)在给他铺床,整理衣服,照顾他,好像换尿布的动作。(跟名老师黄菲说分享的时候他们都说不像是黄菲老师,我也在反省自己的梦见的这个梦,就是觉得是一位健壮的男子,因为那天晚上有跟黄菲老师聊天,可能这里有些参杂)

后来看到名老师在群里问大家最近有没有生孩子,我突然想起自己好像生了一个小婴孩,想到我可能会是领袖,心里非常的恐慌,觉得责任重大,无法胜任,如果仅仅是代祷者应该没有一点问题的,可是说到做领袖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首先要与名老师灵里相通,同感一灵,不仅要有生命,恩赐,还要有委身,各种的不计代价,名老师的领域很深很广,要能跟上她飞快的脚步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这几天我也觉得就是预备跟各种考核而且看到代祷组里每一位都非常棒,都是隐藏的精英,自知能力有限,我也在等神再能给我一个印证,因为我现在信心不足,始终是没有力量起来承担这个责任,这让我突然想到扫罗哦,撒母耳在众人面前要膏他做王的时候,他就躲起来了,从前我都不理解,但是现在我突然很理解他的心情,真的就是一样重大事情如果觉得自己在做的时候的确感到软弱,没有信心,如果可以放手知道是神在掌管,那就会知道是有神在帮助我们,我也为这个做了悔改,然后神藉着好几个人勉励我,包括为我代祷,异象领受,信心话语的交通,但是软弱的我一直没有力量起来。
那天名老师发一个信息给我,说,XX啊,目前来看你可能就是个人专项代祷小组的领袖了,你自己有心理准备要来做这个事情吗?好像一下子把我给推出来了,就是不能再躲了,虽然有那么多人勉励我,我还是觉得不够哦,我觉得神他应该给我一个印证,好让我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跟神说:你看,我是不想的,我几斤几两您不知道吗,一定要我上,您要付责任的。我一直在等啊,等,我不依靠异象而是向神求他可以给我一个异梦,梦见说我的孩子在健康的成长或者有其他人能梦见关于我的一些事,结果就是大家都没有,我一直盼着,我就是一定想神能给我我想要的那样的印证出现,名老师发信息给我的晚上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我说您要给我个印证啊,好让我能更加确认是您在做,不然我怎么答应,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您不给那我就没有办法接受,名老师也等着呢.

很奇妙在凌晨4点多我梦见一个梦:我梦见天上的战场,一位大天使在吹号角,有四位大天使天上众军向四面突围争战,非常激烈的战斗场面,感觉像是在突围(还是仇敌在四面围攻?)但是明显就是天使胜利的,没有一点被困的艰难而是打得很爽(就是好像有四位天使四面攻击,然后又听到“第四位天使”吹号,还是“四位天使”这句话不是很明白),就是很短暂的十几秒,但是非常清晰……

(启示录 7:1-2 和合本)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 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生 神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 

我感觉自己的灵突然就被激活了
我好像有一点信心了,虽然我要的是那样,但是神给的是这个,我也只有顺服,死就死吧,谁叫我是一位战士呢,就是服从,只有摆上,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突然感觉豁然开朗。我就去聚会去了。
在大概8点多的时候,我还在聚会,副营长谢安凤姐妹发信息给我,说梦见我了,下面是她发给我的:

亲爱的,早上灵修完了安静时睡着了,就有一个梦是跟你有关的,我们有一群人去打仗,但是总也打不赢,说是没有领头的就乱打,所以总是输。后来你来了,我们一下子就好像有千军万马一样,敌人很是害怕到处躲藏,但是怎么躲也躲不过去总能打到对方,好像你能识破它们一样。一下子就醒了,不知道这个梦对你有没有帮助

非常感恩,我一下子就知道是神启示的,他知道我没有信心,又藉着姐妹的异梦来鼓励我,他要我有一颗勇敢的心为他而战,
(诗篇 139:7-18 和合本)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样。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译: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 ,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

主啊,我除了感恩还有什么?愿意一生为你摆上,一生为你而战。愿一生一世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你的荣美,在你的殿里求问,你知道我的软弱,你必暗暗地保守我,求你把我荫庇在你帐幕的隐密处,将我高举在磐石上,使我得以昂首,高过四面的仇敌。

也甚愿神把智慧启示的灵赏给我们,谋略策略赐给我好使我知道如何带领大家成为名老师的得力的帮助,求主时时对我们的心讲话,让我们明白他的心意如何。祝福名老师,我们都好爱您,谢谢您给我的所有鼓励,帮助,教导,非常感恩能够与老师同工,是神对我莫大的恩典。感恩我们奇妙的主。以马内利!


                    撰写人:            LF      2018-07-19


指挥副使 (CY G)

領受:是“名老师的代祷者”领受经过: 2017年春天神陆续给了俩个梦:都是和名老师在一起玩耍 一 在二十几层楼高的窗外一起荡秋千;在空中自由开心地飞般美好。二坐在一张方桌的俩边向她学习。过后我求问主,领受一句话:为名老师代祷。当时也是六月底的一天,一祷告就看见名老师披挂十八般兵器要出征打仗!(古代的装备模样)今年六月底七月初的一天,从上午十点多到晚上十点多想起名老师至少五次 求问主后明白就是为她代祷,而且一祷告就哭得厉害,几天也不明白为什么,直到看到通知,看见圣灵里外在做工。[愉快][愉快]感恩分享:神在集结我们各就各位,齐心协力,成为耶和华军队的劲旅。

⚠️大约在三周前的一天夜里神大声地(最近半年不知为什么几次夜里神会大声叫我)告诉我我会再有一个女孩(事实迄今为止只有一个男孩)而且她的模样也让我看见:特别像运动员田亮的女儿森碟!

还想分享一点:2017年六月底圣灵就已经给我明确的代祷带领,但这一年几乎没有为名老师代祷,参加末后事工的聚会也不多。直到今年几乎同一个时间 又感动催逼我为名老师代祷。我也在神面前悔改:不顺服感动、没有信心和爱心。这次有了代祷团队,很开心有大家一起代祷;也更加警醒,求主加力量,能够活出为名老师代祷的呼召,成就主的心意。

撰写人: CY G --- 加拿大Calgary




Sunday, June 10, 2018

全球預言 59 你的眼光在誰的身上? 你追逐的是誰?

時間:2018年 4月29日,淩晨 5:00

我這是在淩晨的夢裏。聖靈來到夢中,直接的說話。責備我,沒有觀察到事工裏正在發生的一些事情。非常嚴厲的口吻,說,你沒有留意到,在事工裏面,某某某,弟兄。和事工裏的某些同工們,特別是微信群裏面,和QQ群裏面的某些人。在事工有這樣的一一群人。他們在追逐某個著名講員的講道和分享。於是在夢中,這位講員的形象就呈現出來了。 

是xx,目前許多人都在追逐他的講道,是現在末世炙手可熱的講員,只要一說名字,在基督教裏的人都認識,靈恩體系的,講末世的講員。我想起前段時間。我們的弟兄姐妹常常發他的講道,先知預言。聖靈在夢裏非常直白的說話:在夢中,聖靈讓我我看到他的屬靈年齡,是大約40歲。這令我非常詫異。這位講員的實際年齡,大約有60歲。 

在這個夢裏。天父也說話。弟兄姐妹們對他的注意力已經超越了對神的注意力在夢裏面說神要把他帶走了,他要死了,他快要離開人間。

 備註:這是一項來自天上的警告,以非常直白的方式,責備事工裏目前出現的一些現象。我們當中許多人是對神有熱情的,而且是非常愛神。才會去追逐,一些關於神的講道,瞭解神國更多的奧秘。


然而當這件事情發展下去,我們不知不覺就會越過了某些界限。本來我們的眼光應該專注在耶穌基督的身上,他才是全宇宙的核心,和全宇宙的焦點。然而當我們把焦點放錯了,我們不自覺就作出了得罪神的事。我們的神是忌邪的神。不允許任何的事物,超過對他的關注。任何事物一旦超越了神。就變成了拜偶像。若是因為這樣,那位有恩膏的講員,被神提走了,或是死去了。那這筆賬將來神會不會向我們追討呢,這是一個我們需要思考的事情。這裏有一個真誠的勸勉。希望事工裏的弟兄姐妹,做凡事都要合宜。要把焦點放在我們聖父聖子聖靈的身上。他們才是全宇宙的核心,萬物因為他們而被創造:萬物也因為他們而成就神的旨意。

Monday, June 4, 2018

全球预言 58 美国加州地震, 海啸, 飓风

時間:2018年 4月10日,2018年5月1日

在我出發到美國加州之前,從2015年11開始,我就有了關於美國加州的異夢,我非常清楚神要差遣我去加州,而且在 2016年6月29日的異夢里,詳細描述了我是在美國出現一個嚴重的水資源污染的事件之後,(「城市管道排鉛和其它金屬污染「事件過後)  就是我赴美國的時間。

而且接待我的地方,主人 住在一處郊區或是鎮上,一棟HOUSE 房子裡面,房子的前面有 2棵花樹, 一株開粉玫色的花朵,另一株開白色的花。就在春夏交接的季節。這事後來果然成就了。

果然在2018年5月初, 我們一行8人去了, 美國桑尼維爾(硅谷旁邊)這座城市, 3天的特會就開在「以利亞先知學校」 里。這是培養先知們的場所。我們出發前,神的心意依舊沒有改變, 主題還是「 鐵杖轄管列國—得勝者宴席」 系列。 我們背後的鐵杖軍團也已經預備好,配合前線部隊開拔進入,舊金山, 奧克蘭,桑尼維爾,硅谷,洛杉磯等城市。 路線從美國北加州的海灣, 穿越中加州東部灣區, 一直到南加州的洛杉磯。

從整個屬靈地圖來說, 北加,中加和南加州, 是兩條沈睡了1.6億年的 娃娃魚黑暗權勢, 也稱大隱鰓鯢:(體形扁長,四肢很短,前肢4指,後肢5趾,趾間有蹼,有一短而側扁的尾巴。不知者或誤以為魚類,其實屬兩棲動物,水中用鰓呼吸,水外用肺兼皮膚呼吸,皮膚只有黏膜,沒有鱗片覆蓋. 它們於夜間覓食,以魚類和甲殼類動物為食糧,但由於視力不佳,只能借由頭和身體知覺去偵測水壓改變來捕食獵物。)


Friday, May 18, 2018

蒙特利爾得勝者宴席特會見證

講員:名老師  末後事工

魁北克蒙特利爾有位十幾歲的年青人叫做Tony,我並不認識他。然而他在我去蒙特利爾的幾個月前,有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裡面有個聲音和他講,有一個人名叫名老師,是神差遣要在3月份到蒙特利爾你們那裡去的。有個特會在魁北克舉行,並且他看見神在日曆上標注了日期,是3月23日,那天的日曆被標注上: 「名老師來開特會」 大約這樣的字。

這事情就變得非常特別,雖然我和同工都有從神來的明確差派,領受大約去蒙特利爾開特會的時間, 然而都是在2018年2月份之後,因此這位年青人,是領受神對這件事情說話的第一人。據他說,他是不做夢的男生,從來沒有夢,那是他唯一的一次夢,而且夢里非常清晰,不容易忘記。這夢也一直打擾他,終於有一天,他跑去找他的母親和牧師,分享了這件事。牧師就很奇怪,名老師是誰?怎麼會有這麽奇妙的事,當他詢問到TOD (大衛禱告帳幕) 的領袖時,TOD的領袖就說:我們今年3月要請的講員是叫名老師 (就是沒有名字—無名氏, 只能榮耀耶穌基督的名的意思)。於是這間教會就與TOD 主辦方一同來支持和辦理這場特會。因為這個年青人的異夢。

這樣就非常地肯定,蒙特利爾鸚鵡島的特會是神自己要發動的,是他的心意。雖然時間比較緊張,我們還是全力以赴。到蒙特利爾有何特別之處呢?就是那裡無論哪個細節都充滿了神的作為。最大的挑戰就是場地的選址,因為時間只有1個多月來預備,本地主辦方希望是在教會里作,然而聖靈卻告訴我,要作營會,退修會的形式,離開教會到外面3天的特會。當我將神的領受拿出來,雖然眼睛看著難度很大,大家還是願意來配合。 當然也發愁,這麽短的時間,籌劃就很不容易。TOD 的領袖就憑信心去找場地,特別的預備就被遇見了。他們找到鸚鵡島上,從2月份開始到3月23日之前,場地已經被人訂購了,而3月25日之後到6月,或 7月,週末的場地也已經被人全部訂購了。是神,我們每個人心裡都非常清楚,是神行了神跡,只有這3天,3月23日到25日 是空的, 特意為我們舉辦特會而留下的週末空擋期。TOD 預定了一個能容納50 到 60人的入駐場地。

第三課、如何理解七印、七號、七碗 (三)

七封印的開啓
分享:  名老師   末後事工

第四印 (4th seal)
【啓六7-8】「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飢荒、瘟疫(或譯: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And I looked, and behold a pale horse: and his name that sat on him was Death, and Hell followed with him. And power was given unto them over the fourth part of the earth, to kill with sword, and with hunger, and with death, and with the beasts of the earth. The power was given to them-enemies over a fourth of the earth. And things that they will do will be kill with sword again.

這裡並沒有說 有四分之一的人死亡,如果是這樣,在第四印的時候,應該有 1.75 億死亡 請仔細看英文的原文,是說, A quarter of human population is under Islamic power.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在那個權柄或能力之下,(意思是:穆斯林的影響力滲透了全地人口的四分之一。)The power was given to them-enemies over a fourth of the earth.

接下來說,這些事情來到的時候,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統治全地的1/4 ,(或是影響力滲透了全地的1/4)他們可以用刀劍傷人,殺人,

而他們將要做的事情將會再次被劍殺死。 劍不斷出現。 不是嗎? 刀具基本上不斷湧現。 這裡特別提到刀劍,而不是槍,如果你寫啓示錄到這裡,我們發現不是控槍法條例,而是留意刀劍 (預表中東國家)。

它是在說什麼事件:歐洲難民危機,指自從2010年底爆發阿拉伯之春後,數量激增的難民或是經濟移民,從中東、非洲和亞洲等地經地中海及巴爾幹半島進入歐盟國家尋求居留而產生的移民潮,其中多數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和厄利垂亞。[12]歐洲的難民危機已在歐洲引發嚴重的社會及經濟的危機,不少國家及政治人物批評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難民政策,認為這樣的政策實現了右派民粹主義的預言,而導致右派民粹主義的崛起。
自從北約在2011年以空襲協助叛軍推翻卡達菲政權後,利比亞陷入長期動盪,對偷渡活動中門大開,吸引偷渡集團在利比亞再度活躍,招攬大量偷渡者從利比亞乘船出發,經地中海進入歐洲。

第三課、如何理解七印、七號、七碗 (二)

分享:  名老師   末後事工

七封印的開啓

第二印 (2nd seal)
啓 6:3-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
2nd seal==War (red horse) red = blood,
Is Blood flowing in the Middle East?
「Arab Spring」 uprising started on Dec. 18, 2010;

Overthrown governments of Tunisia,. Egypt, Libya, Yemen.  Mayor civil uprising in Syria. Middle East will wake up, who is the Israel enemy? Middle east. . Pls focus on Turky, Egypt and Syria (Syria come first, then Egypt and will soon you will see turky will on the news soon)

(啟6:4)中文聖經翻譯為「大刀」,英文聖經則翻成劍(sword)。查考希臘原文的單字應譯作「刀(knife)」
重點是誰看見的異象,是約翰,從猶太人的觀點看的。重點在以色列和中東地區。

我是在 2008年 12月開始領受4 馬的異象,解釋最後一匹馬,我自己就等了好久。亞6:1-3的描述和 啓 6:2-8 很相似

亞6:1-3 我又舉目觀看,見有四輛車從兩山中間出來;那山是銅山。第一輛車套著紅馬(戰爭或是政權動蕩),第二輛車套著黑馬(不公不義,恐怖, 疾病和死亡)。第三輛車套著白馬(虛假的);第四輛車套著有斑點的壯馬(死亡)。

【亞六6】「套著黑馬的車往北方去,白馬跟隨在後;有斑點的馬往南方去。」呂振中譯〕「那套著黑馬的車出來、向北方而去;那套著白馬的出來、向西方(傳統:在後面)而去;那套著斑點馬的出來、向南方而去;」
【亞六7】「壯馬出來,要在遍地走來走去。天使說:『你們只管在遍地走來走去。』牠們就照樣行了。

啓6:2-5「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揭開第二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你來!』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

啓6:8「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飢荒、瘟疫(或譯: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可是為何最後一匹馬的顏色不一樣。我就一直等候,在最近禱告的時候,神又再度讓我看見這幅畫面。直到2015年初,我無意中打開世界各國的地圖。原來PALE 灰色就是 GREEN 綠色或是黃綠色,斑點馬,(見摘自維基解釋如下)

The color of Death's horse is written as khlōros (χλωρός) in the original Koine Greek, which can mean either green/greenish-yellow or pale/pallid. The color is often translated as "pale", though "ashen", "pale green", and "yellowish green"are other possible interpretations (the Greek word is the root of "chlorophyll" and "chlorine"). Based on uses of the word in ancient Greek medical literature, several scholars suggest that the color reflects the sickly pallor of a corpse. In some modern artistic depictions, the horse is distinctly green.

與這四種顏色(白色,紅色,黑色和綠色)有關的國家,是約旦,巴勒斯坦,蘇丹,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阿富汗, 埃及 (1952-1972年國旗)。北也門共和國。非常有意思就是,上帝用顏色來和我們溝通地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