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18

悔 改 – 罪的根部 (悖逆)

                                                                                             分享: 末后事工主日信息-- 名老师

有个真实的例子,一次航空事故, 一架由亚洲飞往美国的飞机在空中遇到气旋,飞机太颠簸,结果还撞上飞鸟,氧气罩从上面落下来,飞机急速坠落。机长宣布,请大家准备纸和笔。 大约有3分钟可以来书写遗书。那时我以前教会的一位敬拜团领袖,就恰好乘坐那趟飞机,他说,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汗如雨下,他无法提笔写任何一行字,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赶快认罪,一件一件地认他在地上所犯的罪行,好使他能够上去见主面。当然后来平安无事,最后他发现3分钟根本不够认完他这一生所犯下的罪行。我想我的飞机这样,我也会觉得3分钟不够认完所有的罪。不知道3分钟对你是否足够呢?

悔改是我非常喜欢的题目,回想这么多年来的经历,我如何从我生活的 城市区里的 “地头蛇”(那是在我没有遇见神之前,我的生命和生活就是那样的。听过我这部分见证的举手, 以后分享) 转变成为如今 使女(儿女)的身份,当中经历太多的功课。回想我曾经做过的, 讲过的话, 那些论断,是非,批评,等 可以用馨竹难书,劣迹斑斑来形容,正如保罗说的那句话,叫做“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以前我不理解,觉得保罗太谦虚了 结果发现越走在神的国度里,这种感触越深, 越能体会这句话。

当我来到神的面前,问主说,关于这个主题,神你要我分享什么? 于是神就让我想起一个梦:神曾经给我一个荣耀的梦, 穿黑色的丝绸礼服,那件礼服的名字叫谦卑和顺服,站在许多人的面前,许多人在围着我,追逐我,他们都要来摸我,而且不是摸我的衣服,而是摸我露出来的皮肤, 手, 脚, 脖子, 腿的皮肤, 如果有人摸到的是袖子,就赶快掀起我的袖子, 就是要摸露出的皮肤来。一触摸,身体立刻得了医治,无论是何种病,包括癌症, 抑郁症,甚至是死人,当我的皮肤触碰到死人, 死人也立刻复活。神让我站在那里就是让人触摸的。
(最后我明白这个梦的讲解:我里面的见证,生命的见证是可以使人得着医治, 而不是礼服,尽管我穿上的是谦卑, 顺服的礼服。 人心的触动,在于生命的显露。)

神的心意是让我分享我曾经生命问题里的软弱和见证,好使他的名得着荣耀。


我们改变一个坏的习惯,凭借我们自己很困难,就像保罗说的,罗马7:18-19 18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19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 20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

基督期待回来看到一个清洁、毫无瑕疵的新妇,而不是一个脏兮兮、羞耻、分裂的新妇。然而在主回来迎接我们之前,教会就是我们必须达到什么样程度的圣洁呢?在基督回来之前;我们必须恢复到什么程度呢?究竟新妇的纯洁是存在于新妇里头呢,或是存在于新郎里头?以弗所书第一章讲得很清楚,完全的教会是永恒的、我们的完全不是出于自己,而是经由基督的作为成就的。

例子, 在我家的前面草坪和后院的草坪里,长有许多蒲公英和荆棘的野草,通常它们都有又长有细的根须纠缠在草皮上,纠缠得难分难解。一到春天,就会挤满整个草坪,秋天的风还会将它们的种子吹得整片草坪都是,所以,对付它们的方法。就是乘着它开花的时候,就要拔除,你不能只是处理它们的表面,花和叶子被摘除不能解决问题,它们一旦遭到切除,马上会在被切除的地方长出新芽,除非连根拔除,否则它就没完没了,第二年又会春风吹又生了, 这叫野草效应。另一个处理方法或是把整块田重新犁过, 重新种植新的草皮。

属灵的领域也是一样。今天神正在修剪我们,清除凡是与祂的属性不符合的东西。圣灵在我们里面将生命的问题,包括人品上的瑕疵显露,当罪根暴露出来,单凭我们自己,却拔不出那根部来,神就借由启示和环境,将我们的心灵的毒根彻底清除。所以,大家要起来感谢你周围的弟兄姐妹们,感谢你的环境。它们是帮助你清除毒根不可少的催化剂。

(一)神借由启示和环境,将我们的心灵的毒根彻底清除
见证一                     

我生命当中就有暗中在背后议论和论断人的问题, 比如, 听讲道。发生在大约 2006年,那时我们家仍住在一个两房一厅的公寓里,和别人分租的公寓。有一次我在房间的衣櫉间里关起门跪著祷告,我突然失去对时间的感觉,却听到几个使者的对话,我刚开始以为是隔壁邻居在说话,但想想又不对,因为说话的声音是中文,而邻居是伊朗夫妇,那对话清楚得就像有人隔著一扇门在说话。

起初只有两位的声音。其中一位问另一位:「喂!你从哪里过来啊?」另一位回答说:「我从某某教会(真实的教会,在多伦多)那里过来。」那一位接著又问:「你看到什么了啊?」听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这两个对话的不是人,于是我静下来进到灵里去,这才看到他们是两位没有翅膀的男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带,其中一位靠在我家窗口,另一位刚从另一个地方飞来,立在窗口的另一边。

刚飞来的天使便开始将在那间教会所见所闻,一件一件告诉另外一位天使,这时从窗外又飞来另一位天使,穿著白衣戴著金带,头发金光闪著,手中拿著一本册子,还有一支笔,一只脚搭在窗台上,并没有进入房间,他问第一位说话的天使:「你从某某人(真实的人名,是我认识的人)家里来看到了什么?他做了什么?」这位天使就将那人当天所有的事情,告诉那位拿著册子做笔记的天使,那位天使的工作就是将所听到的一切记录下来。由于我认识这位天使所服事的人,并晓得他的一些事情,所以当我亲耳听见他生命里的事情被覆述出来,跪著的我不禁颤抖起来。

之后他们的谈话,我已分不清是哪位天使说话,我又听见两位天使问拿册子的天使:「你是不是去见过某某教会的天使了?」「是啊!」「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啊?」天使们似乎非常熟悉自己服事的对象,我听到他们提到许多教会的名字,有华人教会,有英文教会,有些教会是我正在接触的,而且我晓得有些事情正在发生,而有些是我不知道的。他们互相交换讯息,提到某某教会发生了什么事,某某人做了什么得罪主的事,某某教会有什么软弱的事情。

我在那里足足听了二十多分钟,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主在圣经里所提到的册子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所说的每句话,所做的每件事,都会被记录在天上。所以我们不可以小看那些生命里还没有起来的人,他们身边会有使者,昼夜到父的面前。(马太福音18:10-11)「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有古卷在此有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

这是我的一个启示性的经历,我第一件要做得事情就是,悔改我过去坐在教会里,心里对讲员, 对人的的论断,对某某人的批评。马太福音12:36-37「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

这件事情,彻底拔掉我生命中以前在背后论断和议论人的毒根不论我看到任何人有软弱的事,或得罪了人或神的事,我都会先祷告问神:我是否是向对方说话的出口。若我不是向对方提出警戒的出口,我就会很小心不去触碰这部份,因为我知道主有自己的权柄,祂是对方的父亲,也是主人,我没有权利去管别人家的仆人。(罗14:1)「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罗14:4)「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
                                

(二) 对付罪呢?关键是对付罪的根部
                                                                  
提到 该隐,【创四6】「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甚么发怒呢?你为甚么变了脸色呢?」创四7】「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罪有单数,和复数,复数是指诸多的罪,罪是单数,不是复数,
 这里指的是罪根。和蒲公英的根一样。虽然第一年摘掉叶子, 果实和花, 第二年还会长出来。我们人生中所有一切不合乎神的那些错事, 他们都有根, 我们许多时候来到神的面前,我们并没有处理根源,而是只是处理果子而已。

就像承认罪和悔改是两回事
承认罪,相对于悔改来说,是可以而且也是容易做得到的, 我们表达了歉意,亏欠和关乎所发生的罪行, 跟神说对不起,表达忧伤, 觉得懊恼, 恳求神饶恕和原谅。
約翰一書一章9節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们在神面前洁净了,然而, 犯那个罪的根源还在,还会让我明天重新再犯。


悔改的能力,却需要从神那里来支取,悔改不单单只是表达对罪的懊悔,或是忧伤,而是解决这个根源然后转回归向神, 回到神的面前。而且许可神在我们的生命里动手术,不轮是大手术或是小手术。
悔改在希腊文里,是指心心思意念改变,更新的意思

如果把眼光转离败坏的果子,承认罪的层面,认真看待这些根部, 败坏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也不是自然间就从无变有的。而是当中存在一个因果关系,原因到底是什么?
就是我们选择、不让关乎神的这些事情, 神的旨意存留在我们的认知当中, 成为我们的信念系统。这里提到 选择 不是等待某些事情发生然后才选择, 而是立定心志这么做。

我在我的所有的認知當中,選擇關乎神的事和神的旨意,只要我知道神心中所渴慕的,不管接下来我所要付的代價或是有多昂貴,是我要立定心志去行的,這是對我而言,是毫無辯論討論的空間,沒有法子來協商的,不需要有第二個思考

之后,我需要做的,就是我要為自己禱告,讓我能夠全然地降服神,而不是禱告神來更改
神的部分,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处理罪的层面

這種認罪 和我单单是请原諒我的高傲, 赦免我毁謗别人,赦免我傳謠言或是赦免我羡慕妒忌别人是完全不同的。而是到神的面前,要他赦免我的悖逆不顺服,赦免我没有尊荣他为我的主,赦免我把神当成与我同等, 而不是把他当成我真正的神, 这里有个核心和关键,就是在这件事情上,到底谁是主的问题。谁是我的上司, 谁才是我真正的主呢?

在公司里,我们会非常清楚,如果上司给出要求和指令,因着他上级, 要么我遵照他的指示行,要么我就离职,这是非常简单的逻辑。得着命令理当顺服。可是我们信徒就困难啦:

1,神的旨意,我做不到,对我而言,不可能,因此,我不可能这么做的? 或是 对我而言是不可能的?到底谁是主呢?--- 虽然我们知道,对神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2, 我才不管什么神的旨意,我有我的自由,我觉得什么安全,什么快果效,我就作, 或是我等不及神的旨意了,火烧眉头了,赶快行动就好。

我们大部分的问题,不是犯了一系列罪的果子,而是最终的根源是:我们没有尊荣他为我们的主。若果当他是我们主的时候,那神的旨意理当能够全然落实。他的旨意, 全地围绕的就是神的旨意,在具体的事情上,他到底想干的是什么?不关乎我们的能力,不关乎我们的意见。我们的方便,我们的想法。

                                                                                                                           
悔改的重點:不是是處理单一的事 ,不是关乎个别具体的罪,而是關乎一個核心,就是「罪本身」——悖逆的罪:明明知道該做什麼,卻選擇不做。就是我不尊荣神为神。---我不认识神。
雅各書417節: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若我明明知道什麼是對的、該做的,而我卻選擇不做,聖經說,這就是罪。

承認罪是:噢,對不起,主你也知道我是常常情不自禁的犯罪,下次即便我面臨到困難的時候,我既然知道你的心意,我不會再做。

而悔改是:主啊,真是對不起,我一直嘗試著以自己的方式來主導生命,按照己意、按照我的偏行己路來做;我其實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但是今天,我悔改——悔改对神先前的悖逆。今天,神你是我的主,我是属乎神的

2 对付我的悖逆-- 不遵循神的旨意 (当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时,这就是悖逆的一种,这是否刷新你对罪的看法呢?) 归根到底,还是悖逆的根部

例子:

有一次神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向两位成熟的使徒和先知去宣告神对他们的审判,管教和刑罚。那是两位国际性的,全球备受众人尊荣的先知和使徒。神拣选我成为一个出口来将神的旨意和管教向他们显明,这个叫又大又难的事。神选择一位属灵里年幼的孩子。

对于我来讲这确实是又大又难的事,我清楚地领受神的梦,话语还有谨慎的印证。然而我行不出去,为什么是我?我不可以,这样子做,神你想过后果吗?它会带给事工在关系上,如何的毁灭性的打击吗?我浑身发抖,我的旧有的创伤回来投诉我,认为,我很快就会在服事里遇见打击报复啦。各种负面的想法和情绪进入我的脑子,我在极大地挣扎里面。从此以后,全世界都要来封杀我们,以后我还有机会请他们吗?因为我有可能会因着这个事情,我跟他们两人的关系,事工跟这两人的关系破裂,神你就是打算推我们进入更艰难的环境里,对吗?

我不能同意,于是,有一天我来到神的施恩座前,我做好了我的决定。我和神讲,你差别人去,我不去,我和神谈完话,没等他回应我,我赶快离开施恩座。我觉得这事就应该这么了结啦。

这样过了几天,有人来找我,告诉我说,我在某件事上犯罪得罪了神,只是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件事情,好吧,我是个愿意谦卑的人。于是我到神的面前祷告,好找出我哪些地方得罪了他。我仔细回顾每段日子,我觉得我没有啊! 这样过了几天,又有人来找我,说同样的话,我好痛苦,于是又来到神的面前,这次我决定禁食来寻求他。我还是不明白,直到第三次,神怜悯我,在凌晨的祷告里,终于看见我在何事上我得罪了神,是因为,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依照神的话去做,我不遵循他的旨意去行。

我看见悖逆,站在那里嘲笑我。这极大地挑战我的认知,我对这事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难道我没有自由啦?我不是已经和神讲清楚了吗?我从没想过这是犯罪当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时,这就是悖逆的一种,这是否刷新你对罪的看法呢?

罪的根源是悖逆 所有的犯罪本身,只有一個核心——悖逆的罪。(就是我有哪些事情没有依照神的话去做?)就是我不尊荣神为神。我想到的只有我的面子,自尊,事工的发展,人与人的关系。神告述我, 我在这事上,我得罪了他,我不遵循他的旨意去行。

于是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悔改,来到神的面前,说,主啊,请你原谅我,赦免我表达一些抵挡你旨意的个人意见,明明你已经告诉我,要做什么,可是我还和你顶嘴,硬着颈项,赦免我凭着己意作出的事情。请你今天成为我真正的主,从现在开始,你的旨意和想法,就是我的想法。这是一个完全不同层次的悔改。并真正行动归回基督。

一個悔改的生命是,我不再是個人生命的主宰,我已經沒有自己的選擇權,我不是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主的。既然知道主要的是什麼,即使环境艰难,面临被威胁,或看似没有其他的选项和出路,都会选择按主的心意而行
唯有做了決定——主啊,接下來只有禰,唯獨只有禰而已。認真的委身,這樣的人,才能成為向列國見證神作為的器皿。
若神的話語已臨到,我們卻依舊選擇不照祂的話做、仍選擇原有的習慣,你知道在這個光景中,神在揭露什麼事嗎?神在讓你明白,你沒有讓神成為你的主。

之后,我去做了,宣告神的审判,
做完这些事情,其实我浑身发抖,我的创伤回来投诉我,认为,我很快就会在服事里遇见打击报复啦。而且是全球性的打击。第二年,他们对我都不理睬了,那时,谎言更加厉害,
可是神却作了不一样的结果,四年后的今天,我收获了两位真诚地悔改,也收获他们对我的尊荣。

当我的看法和神的看法不一致时,这就是悖逆的一种,这是否刷新你对罪的看法呢?我们遇到事情,总有一些退而求其次的选项,很难向向老我死去,或是向神降服,更不用提殉道。因此,亲爱的各位,刚才我提到一个非常深层次的悔改,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来到神的面前,问自己说,到底耶稣基督是不是我的主?

如果我们的生命里你发现长期有某一项特殊的问题,或它已出现至少三次以上,要趁它还没有成长到和我们的个性与服事工作纠缠不清之前,赶紧把它除掉。因为拖得越久,问题越变得棘手。假如我们肯接受上帝的整顿,就有可能成为尊贵的器皿;否则属灵上的毒草,一旦长大,将来毁掉我们的灵命和服事。这也是造成许多杰出传道人失败的「问题的根」
           
当我们选择,不行神的旨意的时候,神会怎样对我们呢?他任凭我们进入那个败坏的心思意念里,而接下来,我们生出完全不合乎神心意的果子来。除非我们回转。如果不对付,接下来的刑罚,将是面对神要撤销我们在基督身体里职务/职分的危险,就好像分别绵羊和山羊、好鱼和坏鱼、麦子和稗子那样(太廿五3233,十三29304748)。


59:1-4。罪孽使我们与神隔绝了,所以神不能听我们的祷告,但神同时也在找一群可以祷告的人,谁能为我们站在破口呢?

【赛五十九1「耶和华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并非发沉,不能听见。」【赛五十九2「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 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他掩面不听你们。」3「因你们的手被血沾染,你们的指头被罪孽沾污;你们的嘴唇说谎言,你们的舌头出恶语。」4「无一人按公义告状,无一人凭诚实辨白,都倚靠虚妄,说谎言。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

以前我常常在思考的问题是,是什么使得许多家庭落入麻烦和困难的环境里,这些家庭还是信主的家庭。神没有大能来移走这些麻烦吗?他完全可以做得到,如果你真的知道他的大能的话,我没有说,神将苦难或是灾难给了我们,但是至少他没有移走灾难,还是让它或是许可环境出现在我们周围,为什么呢?是他不爱我们吗? 不是的,他总把最好的给我们,因此,我们要来到神的面前,去询问一个问题, 就是到底神你要的是什么? 其实关乎这一切,只有一个核心,就是神的旨意是什么? 在这件事情上。(XX的孙子,4-5岁,晚上要哭泣4个小时的见证。)神要管教的是谁,是爷爷,奶奶吗?是他们的父母。对吗?好使他们能回转。

现在谁在拦阻神的旨意,奶奶,孙子可以好几天,可是有回到旧有的情况中。除非父母醒悟过来。有时候,我们出于好心的做法,却在拦阻神的旨意。

祷告:

【雅四17】「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任何人知道、理當該做的是什麼,而他們選擇不做,那就是他的罪了。也就是簡甲說當我們任何人知道神的旨意,但仍舊選挥不那麼做,對神言這就是罪,是关乎罪的根。这也是耶稣附上代价把我们从里面救拔出来的。当我们选择把生命交托给神,我们第一个降服下来的就是我们原本的悖逆。

玩玩具熊等玩具是否会沾染邪灵的影响 问答


                                                                                                      末后事工

来自 深圳 钟姐妹的见证: 

亲爱的家人们,我在这里做个见证:赶鬼的经历。从1月4-6日连续几天都梦见死去的先祖,于是7日那天我决定8-10日禁食祷告三天。

8日那天名老师刚好讲有关破除祖先咒诅的问题,更坚定我的信心。三天后还是有梦见死去的人,我想再次禁食祷告。到12日那天晚上约7点开始读圣经并祷告,约有两个小时后睡着了。

睡到12点醒了,我想睡那么多觉大浪费时间,就听名老师的讲道:《如何行出神的大能》听完接着睡觉。在梦中清楚地知道在我右脑旁边起来一个东西,接着听到阳台的洗手间有小便的声音。我赶快说:奉主耶稣的名驱赶你!但我的声音却受到压制,听不清楚,我里面却不害怕。我起床去开灯,灯却不亮。然后我又回床上躺着。躺下之后在后脑勺有硬邦邦的东西,我用右手抓,一边抓一边放到左手里,左手就不停地捏,左手不小心松开了,弹出一个大玩具熊 ,个头有7-8月的婴孩穿着衣服大。

鬼入侵我的根源:我年轻着呢时候就很喜欢玩具熊。我有个闺蜜结婚我就送了玩具熊给她做礼物。由于经济的问题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拥有过玩具熊。当我生孩子后,有人送玩具熊给我的孩子玩。我儿子也非常喜爱玩具熊,经常抱着睡觉,出门也要带上它。有一天晚上我儿子突然哭得很厉害,大约哭了半个钟都不停。我就叫他奶奶去找药 给他吃,她奶奶却找到了我儿子的玩具熊。我儿子一拿到玩具熊即刻就不哭了。后来我就限制我儿子,出门不准带玩具熊了,免得他上学都要带它。那时候我还没有信主哦!

在2017-2018末后事工呼召大家禁食祷告三天,在那几天我就梦见有关玩具熊的问题,神启示我说,玩玩具熊会沾染邪灵。

名老师讲过沾染巫术的人听道聚会会打瞌睡。我信主已经十四年了,开始的几年我在听道聚会祷告敬拜中都经常打瞌睡的。早上起来祷告也是经常打瞌睡的。感谢主释放了我,我今天早上起床祷告终于不会打瞌睡了。荣耀归給主!

名老师 ,感谢你!今天早上听你的讲道和服侍后,约三点了,我睡到五点半就起来祷告,不会打瞌睡了,而且能跪着祷告了。感谢神释放了我,以前跪几分钟就受不了,而且跪着祷告用不了几分钟就睡着了。荣耀归給主!


问题 一 (来自欧洲比利时的J 姐妹): 感谢姐妹的分享,我儿子也有这个问题,从小就抱着毛绒熊或狗玩,真的当成人这样亲呀,对话呀,连出去度假几天都要带着,请问像这样的情况我们做家长的应该怎样处理呢?怎样知道自己的小孩是否因这种情况已经沾染了邪灵呢?想知道,现在把这些玩具全都扔掉,还有用吗?还来得及吗?

问题二 (来自中国大陆 付姐妹): 我觉得不要什么都太属灵了,   毕竟孩子的灵 还远远达不到那一部。我认为这也是为何犹太人12岁后才受洗的原因  孩子的每个现象都有原因,  有时候不是什么都用属灵法则的。 如果到了一定的年龄还太依赖, 那就考虑孩子的独立能力和心理成长年龄 尊重孩子成长的自然规律。对吗?

钟姐妹: 我的见证在群里有很大的反响,有关玩玩具熊等玩具会沾染邪灵的问题,你给我们解答一下好吗?



名老师回复:
名老师解释为什么玩玩具熊会引起仇敌的搅扰

感谢神,谢谢大家都有追求真理的心志。好叫我们所学的东西可以应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好邀请神来带领和帮助,并进入到我们生活层面来。

我看了你们的讨论,大约我稍微总结一下是两个层面。那一个层面说。到底玩具熊会不会沾染邪灵,第二个是。小孩低于十二岁的情况之下,那他们的责任。到底应该怎么样划分? 对吗。

世上没有任何一样物体呢,是有问题的,因为神创造万物的啊,都是美好的,看着也是好的。可是我们看到某些森林高山上, 却成为仇敌的领域, 怎么样会被仇敌占领呢?。原因不是因为那些树木不好,那些物品不好,玩具熊也是这样。或者猫狗也是这样。不是因为它们不好,那些都是神所创造的,他们都是好的,那动物呢,有魂,但是没有灵。但是他们死了以后呢,我们在天上会看到它们。原因,就是因为神造了他们。

那这样说来呢,玩具熊本身是不会有什么邪灵的。那它会被沾染到邪灵的原因,就在于人,在于有灵的,有灵的对它施加影响力。那么根源在哪里,真正的根源就在于人生命的破口。人的作为。我们都知道,当一个物体,比如说一个鼓啊 或书啊的东西。它本身并没有带有任何的能力,可是当我们邀请它进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它就成为了一个带有影响力的东西。那邪灵就可以借着这样一个邀请进入或附在这个物体里。

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这个过程里面, 是谁开口,或者谁心里的相信,或者是作为上,带着信念,将黑暗权势邀请进来, 或许是有益或者是无意的。那就使得这个玩具熊成为了一个被邪灵附着的,一个媒介物,这个我们在讲到先祖咒诅的时候, 有讲过这个事情,讲过那个旧约时代,那些以色列祭司要来处罚某个妇人是否贞洁的时候,他就用了水和泥土来作为媒介传递这个咒诅出去。


这个熊呢,就变成了一个媒介物传递的部分。好啦,那这个呢,是第一个问题你们问的。那第二个问题呢,有提到说孩子很小,那是否要限制孩子的想象力呢,创造力呢,不是的。神造我们人呢,就是给了我们魂的这个部分,魂的部分就已经涉及到想象力、创造力、还有思维情绪,那这个部分呢,在神的保护之下,它本身也是美好的,也是神给我们的,那魂的部分都是神造的。

那什么时候人被辖制被压伤的呢?就是在生命有破口的时候,我们就会被辖制被压伤了。当魂在这个部分敞开,这个部分就让仇敌得到机会,那仇敌才有能力去压伤基督徒。那非基督徒呢,就不是压伤了,那就有可能出现邪灵辖制和附体的问题。就是这个部分。

提到小朋友了,小于十二岁的呢,那他没有自由意志,他在意志上的选择的能力和行为是有限的。所以有一部分的选择权是在父母的身上,所以在孩子很小的时侯有这样的行为的时侯,父母就要起到督促帮助的作用,那如果父母自己本身有很多这个部分的生命破口的时侯,也不留意去关心孩子,,那邪灵就可以在这部分借着破口进去的。那我在实际的一次服侍医治里面,有遇到拿玩具熊或者拿某些物品成为被仇敌掌控的媒介,我碰到过非常多的案例。那医治服侍呢,在进到深层次的时候,会越来越多看见。那像这个姐妹提到的这个玩具熊的案例,

有一次在释放里面, 同时有六个人在这个部分被压伤,就是小时候把动物或把玩具当成是与自己交谈交往甚至是保护自己的对象。那有这种心灵入侵形式,而且还彰显出来,彰显出来以后他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孩,他自己明明是一个成人,可是会在地上打滚,然后说自己很小,然后还要发出这个动物的叫声。这种事情我是碰到过那,不晓得其他的服侍弟兄姐妹他们有没有碰到过呢?。那也有可能我做的服侍比较多的缘故。

那第二个部分呢,我还碰到过,有一些人会把书里面的一个人物,或者是某些电视剧的主角啊,还有书里面的人物,当成是偶像的部分,或许他是无意中把它当成是偶像的,然后他寻找配偶的这个标准呢就以这个为模版。或者他有一些行为模式完全是某个电视连续剧某一种人物的一个反应和情绪的反应。包括在情绪上,智力上还有在各种混和的层面,这些情况我是碰到过。

也有服侍过他们, 来松开这方面的压伤啊,我想压伤会比较正确一点。那谢谢你们啊,这是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那我呢,诚实的说我没有研究过儿童教育学,所以呢,如果用教育学的方式去解释这个部分呢,我目前我没有去触碰到这一块,所以我只能从属灵的这个部分来解释这些内容。那这是我的领受和分享。


补充 来自一位儿童教育学 姐妹的补充: 

 谢谢名老师,辛苦了。听完了非常有领受。我可以这样理解么。

给这些玩具带来邪灵破口的,一个是父母的破口加上父母没有渐进式引导;
二个是玩具成为被施压的媒介。

但是孩子的认知如果没有到达那一步,是不是就没有施压的能力。是不是到了自主意愿思想认知到了一定的年龄,比如类似一些少年痴迷上瘾网络,以偶像剧为偶像等,才有施压的能力和被影响的破口。如果是对于小宝宝是不是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比如2岁内宝宝依赖奶瓶喝奶。在学龄前很喜欢玩某个玩具。这是不是归属到人的本能,生理和心理需求发展的部分?谢谢!

名老师答复: 是的,你的解释更深了一步。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关于盟约组 分组的领受和见证

WN 姐妹的领受:
时间: 2017年12月9日

妈妈让我多参加聚会(梦)

我梦到,妈妈对我说,让我和妹妹一起参加晚上的聚会,但是这个聚会是属灵方面的。我第二天早上10点钟,还要参加主日聚会。

但是妈妈还希望我下午4点钟也去参加ML姐妹她们那里的聚会 (预表: 盟约小组)。其实我是蛮想在家里面呆着单单亲近神。但妈妈不喜欢我只呆在家里面,她希望我能够出去。因为她说我现在都不上班了,有时间。

我去跟ML说,起先她还觉得有点诧异。后来我就看她在忙碌着做吃的,她把元子粉条放在锅里面,还放一些麻辣的东西在里面。然后又跑去排队,去拿餐。最后我听到好像,不再供应了,她才回来。


这段时间名老师带领我们到各个小组去看,看看我们适合哪个小组。有一个叫盟约的小组(我们今天晚上去)是在ZL姐她们家。(现实生活中ML非常像她)

时间: 2018年1月10日

下一个场景 :我的五姨妈背对着我站在一个台子前面。她在台子上切菜,已经切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时我看见在她的左后方有两个四,五岁左右小孩站着。小男生(预表盟约小组, 成立大约 4年前)只比小女生(预表:内在生活小组, 成立时间超过4 到5 年, 盟约和内在生活合拼成为一组)高一两寸。但是我在灵里知道男生是弟弟,女生是姐姐 。

这时我感觉到我是盘着腿坐着的 ,两个手很自然的搭在我的大腿和膝盖上。 我看见这个小女生她穿着小裙子, 她过来背对着我,坐在我盘着的腿上,(我盘坐着的样子像她的一张椅子)。她前后地在我身上摇。 她坐了一会就起来了。

我以为那个男孩子也会过来坐一下。但是他没有,只是站在我的左边



盟约小组组长的分享:
时间: 2017 年12 月30号晚上

我做了一个关于盟约小组的一个简短的梦, 详情如下:


在梦里感觉有很多人会涌入事工各个小组,特别是盟约小组。大约有四十到五十的新人会加入,人声吵杂,在梦里我有些顾虑。

觉得这么的新人不知道如何带领,因为感觉很多新人还不懂得基本的概念和行为规范。

当时,我就出去了一下,很快的就有了一个策略:有些像圣经里摩西的管理方法,把三五个人组成一个小团体,请一到两个比较成熟的领袖来带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比较被关注到,能够更快的成熟起来。

在梦里,我觉得这样方法非常可行,就很高兴的回到了那个大教室,这个时候我就看到名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开始给他们讲课了。

关于盟约小组的片段就结束了。


名老师的分享:
 时间: 2015年 某天晚上

我梦见 盟约小组和另一群人合拼成为一个小组,来的人非常多,那天晚上有大约20多 30人,对于一个组来说太大了。不合适牧养。

小组里请了一个非常年青的 HX (这人的背景和TITLE 是学医的。预表后来的 HF 弟兄)。 口才很好,分享了一些经文,并且后来还带领查经。

原来的盟约组组长 SW,也分享一些话语。 整个聚会的走向,我听见圣灵提醒我,膏油不新鲜,许多是XX 人的教导 (某个著名的讲员)。需要从神领受新鲜的膏油。会让整个聚会走向别的方向。

让我事后去提醒 组长 SW.

我等候了将近两年,才看见这个异梦在2017年底真正实现。感谢神的带领,他是我们的君王。






生命小组 新组长的见证


生命小组代理组长: DF 姐妹的见证

2017年12月30日异梦:

我梦见XH姐和我一起去到Costco,她对我说她喜欢那个很大盆的紫色的植物 (预表:祭司的位份),之后我们一起去到名老师的办公室.

我看见名老师的办公室有几张连在一起的桌子, 桌子上摆了很多衣服 (预表:还有身份和职位等候给出去),质量还挺好的。名老师在低头写东西。

XH姐突然对名老师说:我想回到末后事工,在以前的地方我有点不太舒服,有点刺痛的感觉。名老师回答说:好呀,那你回到生命小组吧。名老师马上又对我说:你高兴啦。我回答名老师说:那当然。

之后XH姐和我离开了名老师的办公室. 在外面的路上我说:怪不得我一直对生命小组长没有领受呢!之后XH姐和我又去到Costco,

XH姐看了红薯,但红薯上有斑点她不想买,我问XH姐:你要买这么多红薯干什么?XH姐说:开会的时候可以煮给大家吃呀 (预表: 小组分享,XH在预备食物来供应给小组组员)。之后我到了一个有小孩的地方. 我在教一个小孩英文,傍边有一位老外对我说:小孩不懂,我要教慢一点。


关于担任生命小组组长的领受:来自新组长 XH 传道

2017年12月30日,DF姐妹告诉我她的梦时,已是傍晚了。当晚我做完其他事后,就坐在椅子上安静,并想这件事情。

不久,有一个很轻却很清楚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你要过去,生一个孩子。”我的反应是,这是针对DF姐妹的梦说的,意思是要去担任生命小组组长。我又想,不要急,要求主给确认。所以我在祷告中有向主求在这件事上给我确认。

一周后(2018年1月6日)的早上,在我等候神时,有一个简短的梦:先是有些人来来往往,互相打招呼等,我也在这些人中。后来人群消失,就剩我一人。然后看到在我正对面一段距离外,名老师身穿白衣,背后插满了一面面的旗 (就像是古代出征打仗的女将一样,身后插了许多令箭, 预表: 要出征打仗啦,给出的是令旗),她向我走来。她走到一辆白色轿车旁停住(在画面上只显出车身部分,车头不在画面里)。

我看着这场景,就想:这是叫我过去。我如果不过去,她以后就不理我了。梦就结束了。

当晚生命小组聚会,名老师为我祷告时所看到的画面,也从旁确认了我该去。

在DF姐妹的梦中,姐妹与我在一起,所以我们以后仍然在小组里配搭服事。感谢主!

XH姐妹


名老师的祷告:

那晚服事 XH 传道, 有关于她的异象:

她停留在一栋几层楼高的白色建筑物的右旁边的空地上,空地极其干裂,就像被暴晒过的无水之地,地上裂出口子来,她在维护曾经种下的树苗,可是周围方圆几里并没有水,时间好像很紧迫,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水源来救活她种的树啦。( 预表: XH 目前手中的工作,看不到果效,因为没有明白神的心意。)

这时在建筑物对面横过柏油大马路的对面就是一大片郁郁冲冲的玉米地,那里的玉米极其丰盛,雨量丰沛,而且有河流浇灌那里。玉米地正在等候工人来收割,而且是末后收割的机会, 错过就没有啦。工人少,都成熟啦。我觉得奇怪,神量给她如此丰盛的产业,为什么她不走过马路,去领取神给她的产业呢? 反而执着于没有水源的地方,就为救一棵小树。(预表: 神量给她的产业和托付)

新的组长就这样由神印证而产生啦。感谢神给与的一切。荣耀归给主!





Friday, January 12, 2018

2017年鐵杖轄管列國 (5) - 第五站深圳SZ

深圳屬靈地圖
深圳地形地圖
深圳行政地圖:魚眼,魚嘴,魚心臟,魚尾
情況:
  1. 還在高鐵上聖靈啓示名老師已經看見:仇敵已經帶兵從各個地方進入深圳,目前這仗是要明著打而且是一場硬仗。
  2. 聖靈給了兩個數字11,與深圳的全國性屬靈權勢有關,神要找的全國的區域性權勢與11有關,禱告後得到印證11是雙魚的權勢,另外的含義是深圳交易所是敵基督的權勢。
屬靈權勢:
雙魚屬靈權勢:行政地圖和山脈地圖都分別是一條魚的形狀,雙魚的權勢。
背後的權勢是龍的九子螭吻:龍頭魚身,口潤嗓粗。平生好吞,即殿脊的獸頭之形。

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2017年鐵杖轄管列國 (4) - 第四站雲貴高原

2017.7.23—8.23中國大陸 


貴州惠水縣三天特會
2017.08.09 晚上到 2017.08.11

  • 兩處地點:貴州惠水縣教會和某地聚集
  • 特點: 這裡是少數民族聚居區域,邪術,巫術盛行,給基督徒下蠱(咳血,長期臥病在床);領袖家中常有事故發生, 被邪術嚴重攻擊;信徒家庭無力反擊這種現象,教會受壓制,宗教逼迫嚴重, 聚會常躲藏和打游擊。會眾構成複雜;(攻擊醫治的,排斥的居多,  第一天聚會艱難)
  • 2017.08.08 晚上,先趕赴聚會地點處理盤踞在教會里的大蛇和其它黑暗權勢
  • 第三天,因安全因素, 轉移聚會地點

Monday, January 8, 2018

在魂的層面上得勝

講員: 末後事工 名老師

聲明:轉摘 請刊登注明出處 「末後事工 www.omegaministryorg.com」或 http://omegaministry.blog.163.com/ 《末後事工》所有文章內容歡迎轉載,版權屬基督,請不要對原始內容做任何修改,如有進一步合作需求,請給我們留言,謝謝。

我常常會在凌晨或是半夜收到求救的電話或是微信。對方不是麻煩,疾病纏身, 就是落在極度痛苦的環境里出不來。

和他們交談過後,我發現許多人從來沒有在生命的四圍立起防線。更多的人是不懂得或從來沒有被教導要建立生命的牆垣;以抵擋來自來自靈界的攪擾和攻擊。甚至許多人不瞭解,我們和靈界之間就如同錢幣的正面和反面。靈界的影響力會反射到物質界來。。。。。。。但以理為了同胞能重回耶路撒冷禁食禱告21天,看見天上發生一場屬靈爭戰,是天使與魔君的爭戰。
【但十12-13】「他就說:但以理阿,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巳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就是天使長二十一節同〕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裡。」